渣男日娱(1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

    在东京港区的一间大楼裡,此时的山口哲正站在一名少女的面前,他一脸认

    真的摸着少女的脸颊说:「这个世界没有妳想像的这么单纯,为什么我要帮妳,

    帮了妳我有甚么好处,我写的每首歌销量都超过百万,一首歌我至少能赚数百万

    ,那为什么我要送给妳。」

    接着山口哲转身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喝了一口水后继续说:「妳既不是最漂

    亮也不是唱最好,妳甚至还在接受训练,连能不能出道都不确定......。」

    山口哲起身站在少女的面前,他弯下了腰,近距离地盯着少女的双眼。

    「所以......妳能给我甚么呢,仓木麻衣桑?」

    听到山口哲的一席话,桑木麻衣的脸上只剩下一片惨白,她没想到原本好好

    的一堂声乐课竟然会因为她的一句话,让自己变的如此难堪。

    看到桑木麻衣的脸色,山口哲撇了撇嘴,他直起身子走到一旁拿起了自己的

    东西,「我看妳今天这样也没办法上课了,好好的回家想想妳能赢过别人的到底

    是甚么东西,缺的时数下一堂课挪到下一堂课吧。」

    说完后山口哲便推开了门走出了小房间。

    山口哲走出房间的一瞬间,坐在走廊上的一名男子发现了山口哲急匆匆的跑

    了过来,「山口桑您辛苦了!......请问要帮您叫车吗?」

    虽然疑惑山口哲为什么会走出来,但看到山口哲手上拿着的东西,男子大概

    猜到山口哲是准备要离开了,虽然疑惑为什么时间还没到山口哲就要离开,不过

    他可没有那个胆量和档次敢对山口哲提出疑问,一切也只能等到送走山口哲后再

    去问仓木麻衣了。

    「不好意思,我家裡突然有点急事需要处理,缺的时数我会再下一堂课补上

    的......。」

    一个简单的藉口山口哲就打发了仓木麻衣的经纪人,随后拒绝了男子帮忙叫

    车的举动,山口哲提着他的背包就走出了大楼,随手招了一辆车就离开了港区.

    .....。

    至于仓木麻衣有没有和她的经纪人讨论刚才山口哲说的事情,这一点山口哲

    一点都不担心,毕竟日本有超过七成以上的女艺人都经历过所谓的枕营业,不论

    是为了争抢一个配角的名额还是出镜的机会,或是为了拉拢广告商和赞助商,在

    竞争激烈的演艺圈裡,各种肮髒的交易无所不在。

    就连山口哲本人也经历过一次奇特的枕营业,那是在995年,当时的山

    口哲才4岁,找上山口哲的是一间大型上市公司的老闆娘,原本山口哲听到这

    裡就二话不说的想要拒绝,但是接下来那位老闆娘提出的要求却让山口哲吞了吞

    口水答应了下来。

    原来那位老闆娘的老公,也就是公司的董事长外遇,对象是同公司的下属,

    而那位飙悍的老闆娘竟然绑架了那位小三,并且要山口哲去强暴她,而且重点竟

    然是要让那个小三怀孕,不得不说发飙的女人真的很可怕,而发飙的深宫怨妇显

    然更加可怕。

    当时山口哲可是连续十几天每天晚上准时九点到某间公寓报到的,直到有一

    天验孕结果出来后山口哲才不用再去强暴那位小三,幸好当时那位小三都是蒙着

    眼被山口哲强暴的,所以山口哲也不用担心有身分曝光的可能,不过那位小三未

    来的性生活山口哲就很为她担忧了,毕竟被山口哲彻底开发过的女人想要有完美

    的性生活估计只能到非洲找那些黑大粗了......。

    每次回想到那的小三,山口哲就不得不想起那些被他搞大肚子的女性,估计

    现在全日本和他有血缘关係的孩子已经超过二十多个了,就是不知道未来自己有

    没有机会遇到他那些未曾蒙面的孩子们。

    至于山口哲会不会担心会有人牵着孩子跑来要赡养费?这点山口哲一点都不

    担心,因为在他和那些女人挥手道别切断关係的瞬间,他就利用修改器将有关他

    的记忆全部消除掉了,虽然消除记忆到的道具价格不斐,但比起赡养费和对演艺

    生涯的影响却又显得微不足道了。

    而在东京的另一端,一场所谓的枕营业正在上演,为了争取明年大河剧的演

    出,现年25岁的篠原凉子正开着车前往某间高级酒店......。

    坐在驾驶座上,戴着斗大墨镜避免被认出来的篠原凉子正用力的握着方向盘

    ,趁着等红灯的空档,她从一旁的包包裡拿出了一排药丸,篠原凉子手上的药已

    经吃了一大半掉,像这样的药还有数百颗在等着她,这些药就是为了今后的一年

    多所做的准备,这是篠原凉子的经纪人特地为她买的避孕药。

    依照她和大河剧裡那些能做决定的大人物之间的约定,直到明年的大河剧拍

    摄结束前,她的肉体是属于那些人的财产,而这个时间要从明年的一月开始算,

    一直要持续到999年的2月,一整年裡她必须无条件的服从那几个高层的

    性慾,要做一个比应召女还要低级的、一个随招随到任人玩弄的肉便器。

    而她所要服务的对象们,今天就会在那间酒店裡做最后的「面试」,看到那

    间高级的五星级酒店已经出现在视野裡,篠原凉子踩着油门的脚不由自主缓缓放

    轻,儘管不是次让自己的身体任人玩弄,但一想到未来一年裡自己要匍匐跪

    倒在数名男人的脚下,篠原凉子的内心还是有点挣扎。

    「没问题的......只要能出名......这是我的梦想,我想在演

    艺圈裡继续待下去......,大河剧是很好的机会,一整年都有曝光率,能

    够认识很多人获得机会......,那怕出镜的次数不多也一定要争取.

    .....我要让大家知道我是一个好的演员......。」

    直到车子停进酒店停车场的停车格裡,篠原凉子不断的在为自己加油打气,

    努力的催眠自己。

    「也许他们一下子就射了啊......只要演出符合那些男人脑袋裡面的

    期望就好了,只要演的好他们一下子就结束了,不会很久的......我可以

    的,我只是在演妓女而已......只要演的好,很快就结束了......。」

    手握着房卡,篠原凉子站在电梯裡面对着镜子,小嘴无声的不断催眠着自己

    ,但那不断颤抖的手指却透漏了他内心真实的反应。

    握着房卡,篠原凉子孤单的站在空旷的走廊上,面对着那扇巨大的木门,这

    裡是这间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拥有最好的视野与柔软舒适的弹簧床,酒柜裡的

    高级清酒和进口葡萄酒任人畅饮,一个晚上的价格就相当于一个上班族半年的薪

    水,没有足够的身分就算你再有钱也住不进这个房间。

    「加油......只要以后出名了,这样的房间我也住的起......

    只要出演大河剧,我未来一定会出名的。」

    下定决心的篠原凉子缓缓的将房卡咬在嘴中,伸手缓缓的将盘起的长髮鬆开

    ,缓缓的解开了她胸前的钮扣,最后她拿着房卡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用房卡

    打开了那扇通往地狱的大门......。

    走进房间后篠原凉子马上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只见六个男人正围在一张

    餐桌旁,吃着传说中的「女体盛」,躺在餐桌上的少女身上的食物已经被吃得差

    不多了,但依然还有不少的高级食材流在少女白皙赤裸的胴体上,但真正让篠原

    凉子吃惊的却是躺在餐桌上的少女。

    餐桌上的少女有着平坦无突起的胸部与吹弹可破的肌肤,圆圆的大眼睛与胖

    嘟嘟的脸颊,笔直的腰线与娇小的身材,无一不表示充当餐盘的根本不是甚么少

    女,而是还没发育的幼女。

    看到篠原凉子到来,男人们随即便拍了拍手让服务员将未吃完的女体盛带了

    下去,等到房间起没有其他人后,其中一名男子才走了上来伸出了手将篠原凉子

    拉到了人群之中,「各位,这位就是今天要来『面试』的篠原凉子了,跟大家做

    个自我介绍吧凉子。」

    在进房前就做好心理建设的篠原凉子,缓缓的摘下了她的太阳眼镜,摆出了

    她最迷人的笑容缓缓躬身对另外五名男子打招呼,「大家好,我叫篠原凉子,群

    马县出身,今年25岁。」

    说完后她缓缓的脱下了肩上的外衣,露出了她身上穿着的衬衫与迷你裙。

    黑色衬衫上的钮扣此时已经大开,一路向下开到了胸前,露出了裡面穿着的

    紫色花纹胸罩,篠原凉子拨了一下她微捲的蓬鬆长髮,双手夹着胸部缓缓弯腰,

    她微笑着用抚妹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众人说:「以后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

    diyibanhugmail.

    (全拼)gmail.

    記住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OM

    /家.0m

    /家.оm

    /家.оm

    一顿一顿的语气使得多多关照四个字带上了不一样的含意,而挤压她胸前那

    对E罩杯的动作也让男人们的脸上露出了猥亵的笑容。

    打完招呼后,六个男人一瞬间就围上了篠原凉子,好几双手不约而同的摸上

    了她的身体,被摸上的瞬间篠原凉子下意识的微微一缩,但下一秒却又放鬆了下

    来任由那些魔掌触碰她的躯体。

    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挺着硕大的肚腩,走上前张开了大嘴吻上了篠原

    凉子的香唇,粗大的舌头强硬的拨开了她洁白的牙齿,探入了篠原凉子的嘴中粗

    鲁的索取搜刮着她香甜的唾液,身后另一名男子伸手摸进了她的连身裙裡,两隻

    大手直接探进了她的胸罩裡,抓着她丰满的美乳开始不断的搓揉了起来。

    篠原凉子全身上下不论是嘴巴还是胸部、小穴还是美腿,都被六名男子肆意

    的玩弄着,面前不断强吻着她的男人淫笑着用着极其下流的口吻在她的耳边小声

    地说:「等等有许多女性该学的课程要教凉子喔。」

    篠原凉子强压下心中的不快,用抚媚讨好的语气回答道:「嗯......

    凉子一定会认真学习的。」

    说完后篠原凉子被其中一个看起来最老的男人拉着手来到了沙发旁边,而另

    外五个人则围到了篠原凉子的身边,看着做在沙发上打开了双腿的男人,篠原凉

    子乖乖的跪在了地上,双手放在男子的大腿上,缓缓的低头看向了那挺立起来的

    肉棒。

    看着眼前的肉棒,篠原凉子的内心不免将其拿来与以前遭遇过的肉棒来做比

    较,「嗯......果然,不是每个人都和山口哲一样呢,应该很快就结束了

    吧。」

    但其实在她面前的这跟肉棒比起一般人已经强了不少了,6公分的阴茎长

    已经超越了日本的平均数值,但要是拿来和山口哲的巨砲来比,那纯粹就是在欺

    负人......。

    篠原凉子的手缓缓的抓上了眼前的肉棒,纤细白嫩的小手缓缓的拨开了那肉

    棒外的包皮,在看到包皮内的冠状沟下没有肮髒的耻垢,篠原凉子顿时放心下来

    ,耻垢那种浓烈的腐味就连最底层的妓女都无法忍受了,更何况像她这种光鲜亮

    丽的明星呢...。

    她缓缓地张开了嘴伸出了舌头舔了一口眼前的肉棒,坐在沙发上的男子在舌

    头接触到龟头的瞬间就打了一股冷颤,等到篠原凉子将肉棒给吞进嘴裡,男人更

    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舒坦的声音,「嘶......啊,凉子的口技不错嘛,看

    来之前已经被调教过了嘛......喔......对对对,就是这样,好灵

    活的舌头啊......嘶......竟然能够围着龟头不断的旋转。」

    对篠原凉子来说,侍奉这些远小于山口哲肉棒尺寸的小鸡鸡根本不是甚么大

    问题,在山口哲身上只能勉强施展的技巧,在这些小型肉棒上却能轻轻鬆鬆的随

    意使用,只不过几分钟而已,男子就忍受不住篠原凉子的口技,在她的嘴裡射了

    出来。

    男子的手用力的按压着篠原凉子的脑袋,刺鼻且黏稠的精液随着舌头的舔弄

    ,佈满了整个口腔,被山口哲调教过的篠原凉子感受着口腔与鼻腔裡满满的精液

    味道,顿时反射性的从蜜穴裡流出了淫水,感受到内裤变湿的瞬间,篠原凉子心

    裡顿时惊觉:「糟糕......,吃到精液后,小穴变的想要了......

    ,如果等等把精液吞下去的话就真的会开始发情了......,不妙啊,千万

    不要让我吞下去啊......。」

    但事情总是超乎人们所想,没等男子开口下令,篠原凉子却一边想着「千万

    别吞啊!」

    另一边却下意识的将精液一口一口的吞了下去。

    「糟糕......还是吞下去了,没办法......谁叫我现在要演一

    个淫荡的女明星呢,所以喜欢吃精液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吞下精液后,篠原凉子将手伸进了内裤裡,开始抚摸那开始流蜜汁的蜜穴,

    一旁围观的男子见到篠原凉子吞下精液就开始自慰,纷纷淫笑着将肉棒伸到了她

    的面前,「没想到凉子竟然是个喜欢吃精液的骚货啊,竟然这么快就让会长射出

    来了,看来是个喜欢吃肉棒的淫娃啊。」

    篠原凉子一脸痴迷的抓住了眼前的肉棒开始舔弄,也嘟着小嘴不满的说:「

    人家哪有啊......只不过......精液真的很好吃嘛,没看吃完部长

    的精液后......人家的小穴穴都湿了吗。」

    篠原凉子蹲在地上张开了她的双腿,将那中间湿了一小圈的内裤展示给众人

    看。

    随后篠原凉子被众男拉到了床上,两名男子跪在她的左右将各自的肉棒伸到

    了她的面前,篠原凉子一左一右的抓着两根肉棒左右交互着吸舔,她会用嘴唇贴

    着龟头接着用力的将整根肉棒吸进嘴裡,灵活的小舌在嘴裡贴着龟头不断的打转

    摩擦着,最后她会用力的吸允着将肉棒从嘴裡拔出,吸允的力道之大,让她的脸

    颊都深深的凹陷了下去,接着她再转头用同样的方式对付另一根肉棒。

    diyibanhugmail.

    (全拼)gmail.

    記住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OM

    /家.0m

    /家.оm

    /家.оm

    就在篠原凉子对付着眼前的两根肉棒时,另一个男子早已跪到了她的身前,

    缓缓的脱下了她下身的衣物,等到那洁白光滑的蜜穴露出后,男子急不可耐的就

    趴了下去,将那流着蜜汁的小穴给吞进了嘴裡。

    男子粗大的舌头不断的在篠原凉子的蜜穴外打转,同时用力的吸允着蜜穴裡

    流出来的甘甜蜜汁,篠原凉子儘管嘴中含着肉棒,但那抚媚迷人的呻吟声却依然

    不断地传出,「嗯......肉棒......哈啊......好好吃..

    ....喔......小穴被舔的好爽喔......嗯......人家想

    要吃精液......嗯......还有小穴......小穴也想要吃肉棒。」

    吸舔着蜜穴的男子很快的就吃了满脸的淫水,他淫笑着起身握着肉棒顶在了

    蜜穴上,「哈哈......恭子小姐准备好了吗,肉棒要插进你的骚穴裡了喔

    ,等等就要在骚穴裡面灌满大量的精液了。」

    篠原凉子吐出嘴裡的肉棒,双脚自觉的打开,翘臀上下左右不断的摇晃着,

    「凉子准备好了,肉棒快进来,小穴穴痒死了......小穴穴想吃大棒棒。」

    男子哈哈大笑将肉棒插进了篠原凉子的蜜穴裡,「喔......这小穴.

    .....缠的有够紧的啊!这么想要精液吗!」

    男子挺着腰不断的用力抽插着蜜穴,肉棒进进出出的带出了大量的淫水,被

    山口哲彻底开发的蜜穴有着强劲的夹力与大量的蜜汁,层层堆迭的嫩肉不断的吸

    夹着入侵的肉棒,黏腻的淫水不断流出滋润着粉嫩的壁肉,肉棒不断的与周遭的

    嫩肉搏斗着,不断蠕动的壁肉一次又一次的夹着入侵的肉棒不让肉棒退出蜜穴。

    篠原凉子张开的大腿被身侧的两男抓着,穿着吊带袜和高根鞋的双腿大大的

    张开着,柔软富有弹性的翘臀在床上不断的变型,压扁后又迅速的挺回原状,在

    弹簧床上面不断的上下跳动着迎接身上男人的抽插,「啊......对...

    ...好爽......肉棒最喜欢了......啊......用力啊..

    ....喔......太棒了......嗯......。」

    篠原凉子放开了自我,开心的浪叫着享受着久违的性爱。

    看到眼前美女淫乱的浪叫呻吟,周围男子的肉棒显得更加硬挺,在她身上不

    断抽插的男子也一脸兴奋的加快了抽插的动作,她胸前丰满的美乳也被两隻魔掌

    抓着不断的搓揉着,美妙的乳肉在手掌中不断的变型,顶端的蓓蕾更是被手指夹

    着不断的转动挑逗着,「喔......好爽......用力......用

    力干我的小穴穴......嗯......哈啊......嗯......

    嗯......精液,给我精液......哈啊......嗯......

    嗯......射给我吧,凉子想要吃精液......凉子的小穴也想要吃精

    液......哈啊......。」

    被篠原凉子搞得先射精的是跪在她左侧的男子,男子挺着腰将肉棒整根插进

    了她的嘴裡直达喉咙,身体前倾双手抱着她的脑袋,在她的喉咙裡射出了腥臭的

    精液。

    篠原凉子一脸兴奋的感受着肉棒在她喉咙裡抽动的感觉,她能感觉到随着抽

    动,肉棒正将一波波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喉咙裡,男子跨下的阴毛紧紧的贴着她的

    正脸,两颗跳动的睾丸也贴到了她的下巴上,等到男子射完精后,篠原凉子用她

    的嘴唇紧紧的吸着肉棒,男子缓缓的将射完精后变得敏感的肉棒从她的喉咙裡退

    出,「嘶......。」

    但在龟头到达口腔时,突然增强的吸允力道让男子忍不住发出了舒服的声音

    ,篠原凉子用力的吸着刚射精的肉棒,舌头紧紧的贴在肉棒底部,两片嘴唇用力

    的挤压着肉棒,将尿道内残留的那一点点精液都给吸道了嘴裡。

    看到眼前这一幕,她右侧的男子也忍不住的抓着她的头将肉棒深深插入,不

    过这次篠原凉子却化被动为主动,她握着男子的肉棒不让她插道最深处,反而是

    只含着龟头用力的吸允着,她的脸颊再次因为真空吸允而凹陷了下去,嘴裡的舌

    头贴着龟头上的马眼不断的摩擦着,男子抓着她的头髮弓起了身子将精液全部都

    喷进了她的小嘴裡。

    篠原凉子眯着眼不断的吸允着龟头,她嘟着嘴就像是在跟龟头接吻一般,精

    液一波波的喷进了她的嘴裡,从口中传来的精液腥臭味让她的蜜穴变的更湿了,

    「啊......真骚啊,竟然吃精液越吃水越多,嘶......小穴还在不

    断的夹着......啊!要......要射了......。」

    篠原凉子听到正在抽插的男子快射精了,虽然两隻脚被抓着,但她却伸出了

    手摸上了身上男子的腰间,一路下滑到男子的屁股上,接着她五指用力一抓,抓

    的男人的屁股就往她的方向按过去。

    「啊......哈啊......哈啊......喔......。」

    男子挺着腰被篠原凉子抓着臀部将肉棒深深插了进去在小穴裡开始射精,虽

    然龟头没顶在花心上不断的喷射着大量的精液,但将精液射在阴道裡面也别有一

    番滋味。

    个男人射精后马上就有下一个人接着提枪上阵,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轮

    流在篠原凉子的蜜穴裡射精,大量浓稠腥臭的精液从阴道裡流进了她的花心,感

    觉到蜜穴裡的精液不断的流进子宫裡,篠原凉子张着嘴呻吟着躺在床上终于被干

    上了高潮,「啊......精液......喔,好多......嗯...

    ...都把小穴灌满了......啊......肉棒不要停啊......

    要......要去了......喔......喔......用力!..

    ....啊!......不要停!......啊......啊.....

    .去了!......去了!......啊啊啊!!」

    篠原凉子的四肢缠着身上的男人,弓着腰躺在床上不断的颤抖着,抱着身上

    的男人她伸出了舌头不断的舔着男子的脸颊,眼神涣散的像个发情的妓女一般不

    断的淫叫。

    此时房间裡的众人都在篠原凉子的身体裡射过不只一次了,虽然为了今天的

    享乐,他们事前都灌了不少的精力剂,但却依然需要休息的时间,但对篠原凉子

    来说,他们要休息却不等于她也能够休息,想要坐下来好好聊天等他们准备好是

    不可能的。

    diyibanhugmail.

    (全拼)gmail.

    記住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OM

    /家.0m

    /家.оm

    /家.оm

    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想要玩女星并不是甚么难以实现的愿望,在东京还有无

    数的女孩愿意为了获得工作机会而对他们张开大腿,他们对于普通的性爱已经不

    再那么执着了,真正能让这些人燃起慾望的除了新鲜感与征服感之外,就要属那

    种羞辱女人显示自己身分地位的快感了。

    于是众人合力用各种道具将篠原凉子给固定到了床上,早已有心裡准备的篠

    原凉子也乖乖的任人施为,但接下来众人拿出的道具就让篠原凉子笑不出来了,

    只见其中一名男子拿着一大把的跳蛋和一根电动自慰棒走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篠原凉子下意识的就想挣扎反对,但是被牢牢固定的身体和塞在

    嘴裡的塞口球让她只能用眼神做出抗议,但是男人们依然淫笑着一颗一颗的将跳

    蛋塞进了她的蜜穴裡,密穴裡传来的充实感渐渐变成了肿胀感,儘管蜜穴不断地

    收缩却依旧无法阻止男子将跳蛋塞进蜜穴,「十一、十二、十三,凉子真厉害啊

    ,竟然把跳蛋全都吞下去了......嘿嘿嘿,别急还有这根呢。」

    男子拿着那根电动按摩棒伸到了她的面前并打开了开关,只见那根粗大的按

    摩棒突然开始剧烈震动,按摩棒的棒身也开始激烈的旋转甩动着,看着眼前那已

    经超越情趣用品达到了施虐等级的按摩棒,篠原凉子的双眼露出了明显的恐惧,

    但周围的男子却依旧视若无睹,在她的菊穴裡灌进了大量的润滑议后变将那按摩

    棒插进了她的后穴裡,最后他们给篠原凉子穿上了皮製贞操带彻底的固定住了她

    的下体两穴,使得跳蛋与按摩棒无论如何都不会掉出来。

    下一秒在篠原凉子惊恐的眼神中,六男一次性的打开了手上所有的开关,蜜

    穴裡的十三颗跳蛋和菊穴裡的按摩棒同时开始剧烈的震动,带着塞口球的篠原凉

    子儘管不能说话,但却依然能从塞口球的隙缝裡传出她的哀鸣声,「呜!...

    ...呜!......呜!......呜!」

    篠原凉子的脑袋开始不断的甩动着,她纤细的腰肢在床上不断的用力扭动,

    手指不断用力握拳直到发白,脚掌用力的扭曲着,整个人像被电击一般躺在床上

    不断的抽蓄弹跳着。

    而周围的男子却一脸淫笑的喝着酒看着眼前的美景,一个未来有着无限可能

    的美女。

    被他们固定在床上用各种淫秽的道具姦淫羞辱,在未来可能成为家喻户晓的

    大明星,如今却有如性奴玩偶一般被他们肆意凌辱,感受着人上人的滋味,六名

    男子举杯为自己的地位祝贺。

    而在他们庆祝的脚边,篠原凉子四肢弯曲被固定住,下体被粗鲁的塞进大量

    性道具,躺在床上不断的扭动哀号,晶莹的泪珠不断的从眼角滑落,不论之前她

    曾做过多少心理准备,现在的她只希望这是一场马上就醒来的噩梦,蜜穴裡的跳

    蛋不断的震动互相撞击着,菊穴内的按摩棒也在疯狂着搅动着她的直肠。

    看到篠原凉子一脸痛苦的挣扎着,其中一名男子淫笑着拿出了一罐粉红色的

    液体,他将瓶中的液体缓缓的倒在篠原凉子跨下的贞操带上,顿时篠原凉子挣扎

    的更加厉害了,当她的皮肤接触到那粉红色的不知名液体时,强烈的灼热感顿时

    冒了出来,男子邪恶的笑着对篠原凉子说:「嘿嘿,凉子酱别担心,这可是美国

    刚开发出来的好东西呢,原本是治疗严重烧烫烧的药,结果没想到竟然会有春药

    的效果......嘿嘿嘿,凉子妳等等别哭着说不要停就好了呢。」

    虽然男子解释的很清楚,不过在床上不断扭动着哀号的篠原凉子其实一句都

    没听清楚,不过很快的她就发现了这液体的效果,原本在体内不断製造痛苦的性

    道具,渐渐地从痛觉变成了快感,似乎刚才的一切都只是错觉,而且她体内身处

    的痒麻感也越来越强烈,似乎她也开始习惯并享受这种过程了。

    男子们端着酒杯笑哈哈的离开了床边,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一边看着篠原凉

    子的转变一边聊着天,似乎一点都不着急要在她身上洩慾。

    此时篠原凉子的哀号声已经渐渐降低,慢慢的转变成了愉悦的呻吟,虽然带

    着塞口球听不清楚,但那语泣的转变却相当的明显,此时的她也不再奋力挣扎,

    脑袋裡一片空白的她乖乖地躺在床上任由体内的跳但疯狂的撞击震动,蜜穴裡的

    淫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大腿间流了下来,她开始享受道具带来的刺激快感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篠原凉子双眼无神的躺在地上不断的抽蓄高潮,底下的床

    单早已被她的汗水和淫水给彻底打湿了,她的嗓子早已喊到沙哑,早已没了悦耳

    的淫浪呻吟,只剩下沉重的喘息声。

    围在她周围的是席地而坐吃着怀石料理的男人们,他们就围着篠原凉子坐成

    一圈,用篠原凉子的高潮与呻吟当作下酒的配菜、吃饭的节目,在男人们的四周

    还有数名衣衫不整的和服少女,正跪在他们身后服侍他们用餐,篠原凉子最不想

    被别人得知的一面,就在天被无情的揭漏了,虽然这些少女也许不知道躺在

    中间疯狂高潮的女子是谁,而她们也肯定会保守这个秘密,但这种被无视感受摧

    毁人生的感觉,让篠原凉子彻底的体会到了现实社会的残酷。

    酒足饭饱后,男子们吩咐少女撤下,他们再次围住了地上的篠原凉子,为首

    的男人终于仁慈的关掉了跳蛋和按摩棒的开关,并且缓缓的解放了瘫软无力的篠

    原凉子。

    彻底休息好的男人们挺着肉棒再一次的压到了篠原凉子的身上,全身无力的

    她只能向的布偶娃娃一般任凭他们玩弄,不论是让她趴在男人身上同时贯通她的

    三个洞,还是将她倒过来抽插着她下体的两穴,篠原凉子根本没有反抗的馀力。

    此时的她正趴在男人的身上,身前身后都还跪着好几个人,蜜穴裡插着肉棒

    ,菊穴裡插着肉棒,小嘴裡也塞着一根肉棒,有人在一旁揉她的美乳,也有人抓

    着她的手给自己打手枪。

    只要篠原凉子的痴态消退,男子们就会用那粉红色的液体涂满她的身躯,不

    断的维持她发情的状态,她的双穴早已被灌满了精液,白色细密的泡沫不断的从

    肉棒抽插的地方冒出来,她的全身沾满了粉红色的不知名浓稠液体,每一吋肌肤

    都变得敏感无比,光是手掌的抚摸就可以让她达到高潮。

    早已哭哑喊哑的篠原凉子只能无意识的呻吟,「啊......喔....

    ..喔......哈啊......呜......喔......」

    今天晚上她已经高潮了不知道多少次,蜜穴和菊穴早已被干到发红肿了起来

    ,胸前那对E罩杯的美乳上也佈满了乌青的指印和咬痕,丰满的翘臀上满是被打

    红的掌印,原本脸上画的漂漂亮亮的装扮如今也已全毁,只剩下被眼泪沾湿而流

    下的黑色眼影,丰唇上的口红早在多次口交中被抹去,而那沾到口红的肉棒下一

    秒却又插进了她的体内......。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篠原凉子的内心其实早已冷静下来了,到最后

    她也终于捨弃了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自尊,沉溺进性爱的欢愉裡面,因为她知道,

    只是一个配角的她都遭受了如此对待,那更不用想担任其他戏分更重的女配角、

    甚至女主角的遭遇会如何了......。

    现在是凌晨五点多了,再过一段时间东京的天空就要亮起来了,空荡荡的总

    统套房裡只剩下篠原凉子一个人躺在床上,玩的尽兴的男人们早已离开,而篠原

    凉子则满身狼藉的躺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身上布满了乾枯的精班和乌青的伤痕

    ,下体的洞中还塞着许多东西,蜜穴裡有她那条被撕烂的内裤和一根橡胶假屌,

    肚子裡被灌满了精液用肛塞堵住,其中还有张两百万的不记名支票和一隻精緻的

    钢笔,这是一整个晚上,篠原凉子用她的肉体和自尊换来的酬劳。

    支票是给篠原凉子今天晚上的奖励,而那隻精緻的钢笔则是给她用来签合约

    的,这也是一整个晚上她唯一希望被插入的东西,她躺在床上伸出了那双无力的

    手,缓缓的拔出了堵住菊穴的肛塞,「呜......嗯......啊...

    ...。」

    肛塞被拔出来的瞬间,大量的精液和牛奶的混合物就从她的菊穴裡喷了出来

    ,随之喷出来的还有那张被浸溼的支票与钢笔,篠原凉子顾不得蜜穴裡还插着按

    摩棒,她手脚无力的从床上爬到了地上,颤抖的手缓缓地捡起了地上的支票与钢

    笔,看着那等同于她自尊的两样东西,斗大的泪珠瞬间从眼角流下,受尽侮辱的

    女孩跪在地上弯下了她的腰,抱着支票与钢笔在阴暗无人的房间裡啜泣....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